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林清丽离开
林清丽离开
 虎娃到了小王村学校的时候,林清丽正在上课。
-  “别打扰她,让她先上课。”-
他看着旁边的老王说道。
-  老王一愣,顿时点了点头,眼神里带着一丝奇怪的神采,木风则是已经习惯了,他知道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孩在虎娃心里的地位非常的重。-
他也算是对虎娃有一点的了解了,但是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的这么上心。
-  “好了,同学们,我们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了,下课。”-
林清丽刚刚说完,就有一个调皮的幸伙指着外面的窗户说道:“老师,你男人来了。”-
她顿时一愣,看向外面,就看到虎娃正在冲着她笑,顿时冲着幸伙做了一个扇巴掌的手势,这才露出喜悦的表情跑了出去。-
“你来了干嘛也不打个招呼啊,来了多久了。”-
她看着虎娃说道,脸上带着一阵羞涩的红晕。-
“刚来,几分钟,看你在上课,不忍打扰你。”
-  虎娃笑着说道。
-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幸伙又来搅局了。
-  “老师,他说谎,我早就看到他了,他在窗户外面都呆了有半节课了。”-
他说完,还冲着虎娃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飞快的跑了。
-  虎娃顿时一愣,林清丽则是脸色又红了几分。-
“你干嘛啊,影响我上课了都。”
-  她说道,不过脸上却只有淡淡的喜意,然后就缓缓的往学校外走去,虎娃紧紧跟上,木风和老王则是没跟上去。-
两个人安静的走了一截,林清丽这才幽幽的说道:“前几天我爸给我上话了。”-
“上话?上啥话了。”
-  虎娃顿时有些不解的问道。
-  林清丽的眼睛里顿时带上了一抹羞涩,跺着脚说道:“哎呀,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啊,还能找我上什么话啊,我今年都叫二十三了,在村里,还有几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没嫁人啊。”
-  “额。”
-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站在原地不动了,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你怎么了啊。”-
林清丽看着他的脸色变了,顿时就愣了一下,奇怪的看着他,然后也没在意的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有一点着急了,以前呢,我没想过这么多的事情,就想好好教书,可是现在不同了,看着别人一个个都结了婚有了小孩了,我有时候心里真的很羡慕,我真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呢。”
-  她说完,就看着虎娃,说道:“你感觉我的这个想法怎么样。”
-  一边说,眼睛里还带着一股期待的眼神。-
虎娃顿时纠结了,他不是傻子,怎么不知道林清丽想要听什么,但是,那句话他现在不能说,或者说没资格说,他太清楚如果他如果现在结婚的话会对自己造成多少影响,几乎会让他一多半的辛苦付之东流。
-  “很好,很好啊。”
-  他有些身心不宁的说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他停着步看着林清丽,很认真的说道。-
“我啊,我不知道啊,如果没人要我的话,我可能就会让我爸给我相亲。”
-  她说着,看了一眼虎娃,脸上羞红,低下头摆着手。-
“就不能迟上两年吗,就迟两年。”
-  虎娃很认真的问道。-
两年,最多两年的时间,他就有信心能把自己的事业给稳定了。-
“为什么。”-
林清丽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愣愣的看着虎娃。
-  “我需要一点时间,就两年,好吗,给我两年的时间,我一定娶你。”-
虎娃动情的说道,两只手搭在她的两个肩膀上。
-  林清丽一愣,脸上顿时露出苦涩的笑容,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等不起了,两年后,我就二十五岁了,即便我愿意等,我爸也不会让我等的,你让我这两年怎么过啊,难道就不能今年吗,先结婚,再努力,不行吗。”-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却只看到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  “最少一年,好吗,再等我一年。”
-  虎娃睁开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  林清丽却还是摇了摇头,挣脱了虎娃放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手,看着他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是现在,你知道吗,我给我爸说的信誓旦旦的,说你肯定会娶我的,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是现在。”-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一年,就一年,如果我现在结婚的话,我好不容易辛苦奋斗的结果,大多数都要付之东流,我没有选择,再等我一年好吗,真的,只要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绝对娶你。”
-  他也有点火气了。-
在女人和事业之间,他两个都想要。-
“不,我今年必须要嫁,年底之前就要嫁,我答应了我爸,而且,我也想嫁人了,我不想过一个人的生活了,太累了。”-
林清丽说着,两只眼睛里已经挂上了泪水。
-  顿时,虎娃无奈了,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空了,好像啥东西丢了一样。-
“八个月,最少要给我八个月的时间,好吗,八个月什么都不会影响的,很快就过去了。”-
他看着林清丽的眼神里已经带着渴求了。
-  他曾经以为,并且一直很相信,自己一定会和林清丽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的,但是他没想到,就在他的事业刚刚有了起步的时候,她就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对不起,我不能等了。”-
林清丽摇着头笑道:“我想结婚,就这个月,或者下个月,年底之前,我就要结婚,我没有选择,你不明白我,从来都不明白。”-
她说着,两行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  然后转身就跑,虎娃急忙追上去一把拉住她,把她给到了怀里。-
“相信我,六个月我只要六个月的时间,到明年开年以后,我就娶你,好吗。”
-  他的眼神里几乎已经带着乞求的目光了,只是却还是被林清丽给推开。-
“不了,我不敢等了,我好害怕,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来找我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天都塌了,我真的好怕。”
-  她含泪说着,就要把虎娃给推开,但是却被虎娃给拉住了。
-  听到她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谁来找你了,谁,告诉我。”
-  他的目光里带着无比凌厉的神色,简直要把人给杀了。
-  “这么说,你真的是有其他女人了。”
-  林清丽顿时就笑了。我告诉你是谁,就是你们村长的女儿,刘小菊,前几天,她忽然跑过来找我,告诉我,她是你的女人,让我以后不要再来找你了,我当是并不是很相信,但是现在,我终于相信了。“-
她说着,两只眼睛看着虎娃全是失望。
-  “你放开我,放开我,滚,离我远远的。”-
她冲着虎娃喊道,一边喊,一边用拳头在他身上锤着。
-  虎娃感觉到疼,却不放开。-
“你看着我,看着我。”
-  他冲着她吼道:“你看着我的眼睛,相信我,不管我在外面找了多少女人,我最爱的人都只有你一个,刘小菊,是,我是和她发生了关系,但是是她主动勾引的我,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只是身体和利益的一种交换而已,我真的,非常爱你,真的,不要离开我,好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林清丽的眼神越来越充满了渴求。-
林清丽忽然笑了,也不挣扎了,就看着虎娃,笑的很洒脱。
-  “你,你怎么了。”-
虎娃看着她奇怪的问道。
-  “没,我只是感觉我的眼睛真的瞎了,竟然会找你这么一个男人,我竟然会相信你,你伤透了我的心,却还在为自己找借口,你真无耻。”-
她很平静的说道,然后扒开虎娃抓着她胳膊的手,转身大步的跑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虎娃伸了伸手,但还是没追上去,只是感觉自己的心钻心的疼,非常的疼。
-  同时,他体内的真气也开始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顿时趴在他心脏上的六翼金蝉也感觉到了,缓缓的煽动者自己的小翅膀,原本暴躁的真气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  良久,虎娃平静了下来,摸着心脏轻轻的说道:“谢谢你。”
-  顿时,六翼金蝉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一样,煽动者小翅膀,两只眼睛里带着开心的光芒,显然,它已经开始接受虎娃了。-
然后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刚刚如果不是六翼金蝉帮忙的话,他怕是已经走火入魔了。
-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看见人家女孩刚刚哭着跑回来了,你,没把人家怎么样了吧。”
-  木风看到他,顿时就看着他打趣道。
-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他的神色十分不对,立马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切住了他的脉门。
-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真气这么暴躁,这是走火入魔的状态啊。”-
他顿时就惊讶的看着他问道。-
“放心,我没事的。”
-  虎娃摆摆手,挣脱了他的手,苦笑着说道:“本来我已经走火入魔了,被那个皇后给救了。”
-  木风顿时眉头一皱,再次问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个女孩。”-
虎娃摇摇头,不说话,就往车上走,拉开车门上去,木风一愣,老王也愣了一下,冲着木风摇了摇头,说道:“别理他,让他自己安静一会,我看啊,八成似乎那个女孩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了,结果就掰了,不过那个女孩真是一个好女孩啊,是个能结婚的好女人。”-
他说完,也转身上车了,木风一愣,也跟了上去。
-  “走,我们回刘家沟。”-
老王一上车就听到虎娃声音冰冷的说道,顿时就点了点头,发动车子往刘家沟开去。-
到了刘家沟,车子直接停在了村长刘康复的门前,他大步的走了进去,正好看到刘康复正在招呼庞玉等人在吃苹果,刘小菊也在,只是神色有些不对。
-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对眼前两个漂亮到极限的女孩产生了很强的防备心理。-
“呀,虎娃你来了啊。”
-  虎娃进来,她一眼就看到了,顿时就兴奋的迎了上去,只是虎娃看到她,顿时眼睛里冰冷的目光就变得更加森然了。-
到她面前,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你究竟给林清丽说了什么,你为什么去找她,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
他恶狠狠的说道,两只眼睛通红,几乎快要冒火了。
-  刘小菊顿时就懵了,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不住的摇头,眼睛里两行泪水顿时就流了下来。
-  “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难道我喜欢你都有错吗,我只是告诉她我是你的女人,让她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你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们已经发生关系了,你就是我的男人。”-
她几乎撒泼一样的说道,说着,还伸手要打虎娃,只是她的手刚刚抬起,庞玉的身体就动了,一个眨眼,就到了她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  经过了和虎娃阴阳调和后,她的身体素质比以前变得强的多了,速度也快了不少。-
“如果你敢打他,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
她目光冰冷的看着刘小菊说道:“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也不要感觉你和他发生过关系,就是他的女人了,就你这种货色,他身边任何一个女人也比你强一万倍。”
-  她说着,嘴角露出不屑的神色。-
“不怕告诉你,我也是他的女人。”
-  听到她的话,刘小菊顿时就懵了,彻底懵了,看着虎娃,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
“你说,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  她声音凄厉,像是绝望到了极限,两只眼睛里全是死灰的神色。-
虎娃顿时沉默,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道:“对不起,我们做陌生人吧。”-
他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站住,你站住,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那么爱你,难道就只能换来你这么一句无情的话吗。”
-  刘小菊顿时冲着他吼道。-
他的身形一愣,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外走去。
-  他一走,顿时庞玉也紧紧跟了上去,虎娃爸妈也叹了口气,冲着刘康复送去一个无奈的眼神,然后也转身跟了上去。
-  “其实,你真的不该挑战她的极限,你去找的那个女孩,是他心里最爱的女人,你毁了他的梦,他没杀了你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  老王在后面无奈的说了一句,然后摇摇头跟着虎娃也出去了。
-  庞燕走在最后面,也看着她轻轻摇摇头,说道:“你真的不该太冲动,本来,你还有希望跟着他身边的,但是现在,你和他没有任何可能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现在恨你入骨。”
-  说完,也跟了上去。
-  顿时,刘康复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刘康复夫妇和两眼无神的刘小菊。-
良久,刘康复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走进了屋子里。-
“算了,小菊,别难受了,他不要你,有的是人要你,你长得不差,还是大学生,还能怕没人要了啊,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
刘小菊她妈心疼闺女,走上去劝她。-
却被她给吼开了。-
“你走啊,我不要听你说话,你们为什么这么穷啊,你们为什么不把我给生在城里啊,如果你们把我给生在城里的话,我现在根本就不会是这个样子,是你们把我给毁了。”
-  她歇斯底里的吼道,然后转身就往门外跑去。
-  刘母无奈的的伸了伸手,然后摇摇头坐在院子里一言不发。-
自己的女儿,即便是再不好,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也心疼。
-  虎娃回到自己家,顿时就坐在还没盖好的房子前,看着地里的方向,一言不发。-
“你,别生气了好吗,还有我呢。”
-  庞玉靠在他身边蹲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用手拉着他的胳膊。-
虎娃顿时伸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
-  “傻瓜,我知道,让我安静一会,好吗。”-
他笑道,只是脸上的笑容里夹了太多的苦涩,显得太过牵强。
-  “嗯。”
-  庞玉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就靠在他身边,一言不发,只是抓着他的手。-
背后,木风和老王,还有庞燕都是一言不发。-
从老王的嘴里听说了在小王村发生的事情,虎娃爸妈顿时也沉默了。-
“清丽是个好孩子。”-
虎娃妈一脸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然后摇摇头往王二家里走去。-
虎娃爸没说话,只是跺了跺脚,摇了摇头,也背着手跟着虎娃妈的方向走了,原本儿子回来的开心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愁容。
-  良久,良久,虎娃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庞玉也跟着起来,只是蹲的太久了,气血不畅,顿时就要摔倒,他立刻赶紧伸手把她扶住。-
“小心。”
-  他冲着她一笑,然后就往王二家走去。
-  步履轻缓,只是庞燕看的清楚,他的背有些微微的驼了,眉宇间也多了一份忧愁。-
显然,他是真的受伤了。
-  虎娃的确是受伤了,对他来说,林清丽的离开就像是一把尖刀扎在了他的肚子上,痛不欲生。
-  人没死,心碎了 .
--
“爸,妈,对不起,儿子让你们担心了。”-
到了自己爸妈面前,虎娃顿时就跪下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虎娃妈赶紧上前扶他。
-  “别,不用这样的,儿子,你记住了,你一直都是妈的骄傲,妈一直都是把你当成自己最大的骄傲的,没事,不就是一个林清丽,她看不上咱,咱还看不上她呢,咱家里现在新房也开始盖了,你又这么出息,你想结婚的话,妈明天就给你张罗去。”
-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庞玉就从后面跑了过来。
-  “阿姨,你看我怎么样,我给你们虎娃做媳妇好不好啊。”
-  她看着虎娃妈说道。-
顿时,虎娃妈就愣住了,急忙点头说道:“好啊,好啊,当然好啊,你长的这么亲,怎么不行啊。”-
她急忙说着,就拉着庞玉的手,眼睛里全是喜欢。-
“啊呀,姑娘,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叫什么啊,你家在哪里啊。”
-  虎娃妈顿时就看着庞玉唠叨了起来。-
旁边的庞燕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撇了撇嘴说道:“阿姨,你搞错了,就算是要嫁给你们家虎娃,也轮不到小玉儿,她今年才十七岁,根本就还不能嫁人的。”
-  “姐姐,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你这是在报复,谁说我十七岁就不能嫁人了,再说了,你看我哪一点像是十七岁了,我是胸比你小了,还是屁股比你小,个子比你低啊。”
-  庞玉顿时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冲着庞燕叫了起来。
-  “恩,你的胸的确不小,比我的大,个子也比我高,我也的确说错了,你今年应该是十六岁,虚岁十七。”-
庞燕很淡然的说道:“没办法,国家法律都规定了,女孩最少要到二十周岁才符合结婚的条件。”-
庞玉顿时就无语了,有些着急的看着虎娃妈。
-  庞燕的脸上则是一脸促黠的表情。-
听到她的话,虎娃本来以为自己爸妈肯定会狠狠呵斥自己几句,说自己把人家小女孩给糟蹋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挨骂准备,但是让他和庞燕都惊呆了的是。
-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爸竟然很没好气的插了一句话:“屁,谁说十七岁就不能嫁人了,虎娃他妈就是十七岁的时候嫁给我的,我们两个现在不是一样好好的,你们现在的人啊,就是娇情的很。”
-  “就是,我结婚的时候,我媳妇也就十八岁,有啥的,村里十七岁结婚的多的去了,十七岁有娃娃的都好多呢,有啥不能结婚的,你们城里人就是瞎讲究多。”
-  王二也在边上凑热闹。
-  顿时,虎娃就纠结了,庞燕也一脸的纠结,只有庞玉的脸上挂着一幅胜利者的表情。
-  “听到了没,听到了没,你爸都说我能嫁给你,你就娶了我呗。”
-  庞玉顿时就一脸欣喜的看着虎娃说道。-
“能不能不闹了啊,我心烦着呢。”
-  虎娃有些头疼的说道。-
“我没闹,我在说很正经的事情呢,你为啥不喜欢我啊,难道是因为我的身材不好啊,我的胸也不小啊。”
-  她顿时就看着自己的胸,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我的屁股也不小啊。“-
听到她的话,虎娃简直是要崩溃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想要往外面走。
-  不过却被他妈给挡住了。-
“你到底是咋啦,难道不准备结婚了啊,这么好的姑娘要嫁给你,你都不愿意,你到底是想干啥啊。”
-  她看着虎娃说道。
-  虎娃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我不是不想结婚,我是不能结婚,如果我能结婚的话,今天就不会和林清丽闹翻了,六个月的时间她都不给我,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允许我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的结果全部就这么完蛋了,你能明白吗。”-
他很认真的看着自己妈说道,眼神里全是痛苦的表情,然后跺了跺脚往门外大步走去。-
木风急忙跟了上去,就怕他出啥事。
-  “姑娘,你不要理他,他就这个样子,是了,你家是哪里的啊,家里还有几个亲人啊,你爸妈都是干啥的啊。”-
虎娃走了,虎娃妈却一点都不在意,依旧看着庞玉笑呵呵的问道。
-  对这个屁股大大,个子高高,长的又漂亮,还懂事的女孩,她是格外的喜欢。
-  “光头,光头,快过来。”
-  庞玉顿时就冲着背后喊道。-
这个时候,安静了很久,几乎已经被大家遗忘在角落里的光头才缓缓的走了过来。
-  “他就是我爸,我家里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庞玉指着他看着虎娃妈说道。
-  看到光头,虎娃妈顿时就愣住了。-
“你不是,跟了虎娃好长时间的那个人吗,这个,是你的女儿啊。”
-  她看着她问道,她见过光头好几次了,对他有印象。
-  “嗯,是我女儿,最近才相认的。”-
光头顿时就呵呵笑着说道,一脸憨厚的表情,对于庞玉肯认他,他简直开心死了。
-  “呀,你女儿真漂亮啊,那,你能同意你女儿嫁给我家虎娃吗,毕竟,两个孩子差了好几岁。”
-  虎娃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  听到这话,庞玉顿时就发威了。-
“阿姨,你放心吧,这个事情我就能做主,而且啊,只有我能给你家虎娃生孩子,其他的女人,都不能给他生孩子的,选择我,没错的。”-
她说着,然后指着光头看都不看他的说道:“他也就是和我有血缘关系而已,你忽略他的存在就是了。”-
听到她这么霸气的话,虎娃妈顿时就愣住了。
-  然后看向了光头。
-  “她想做什么,我都支持她。”
-  光头一脸憨厚的说道,这一刻,他不是那个骄傲无比的海豹突击队退役队长,而只是一个女孩的父亲。-
看到他点点头,虎娃妈这才开心的笑了,只是很快就想起了什么,看着庞玉问道:“你刚刚好像说只有你能给我家虎娃生孩子,这是为啥啊,难道我家虎娃有啥问题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  “阿姨,你不知道这个事情啊,是这样的。”
-  庞玉说着,就简单的把虎娃的身体状况给他妈说了一遍。
-  顿时,不光是虎娃妈,虎娃爸也站起来瞪着眼睛走了过来。
-  “你说啥,我家虎娃的身体阳气太足,只能和身体里阴气足对女人才能生孩子,这我怎么都不知道啊,我是他爹,我都没这个情况啊。”
-  虎娃爸立刻就看着庞玉不相信的问道。
-  “她说的是实话,的确是这样的。”
-  光头也在边上附和了一句。-
他女儿想要嫁给虎娃,他就会努力的帮她,哪天她不想和虎娃在一起了,他也会支持她离开。-
对她,他只有无穷的愧疚,对她,他只想付出自己此生的一切去呵护,对她,他只想倾尽自己身为一个男人能给的一切。
-  “这,那,你们,是不是已经那个了啊。”
-  虎娃妈顿时问了这么一句。-
庞玉顿时脸色就变红了,微微的点了点头。-
“哎呀,既然都这样了,那还说个啥啊,这个臭小子,等他回来了我收拾啊,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们家一个交代,让他娶你。”-
虎娃妈立马就兴奋的喊道,一点都没责备虎娃的意思。
-  “别,阿姨,你可别找他说这个事情,他现在正难受呢,而且,我现在也不想嫁给他,我刚刚都是在和你开玩笑呢,不过你放心,只要虎娃想要娶我,我随时都嫁他。”
-  庞玉顿时就急忙说道。-
虎娃妈顿时再次一愣,却是第一时间看向了光头。-
在她的意识里,这种事情是首先是家长是事情。
-  “我支持我女儿的决定,不管她想要怎么,我都会支持。”-
光头笑着说道,看着庞玉的眼神里带着慈祥的光芒。-
“既然你同意,那就好,我只是感觉,委屈你家孩子了。”
-  虎娃妈立马就说道。
-  门外,虎娃一个人蹲在路边,不断的用手拿着石子往前扔。
-  “既然心里这么难受,不妨回去追她,娶了她,怕什么,你还年轻,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
-  木风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他安慰道。-
对于他的事情,木风最清楚了。-
他当然知道,几乎是靠着女人起家的虎娃一旦在现在结婚了的话,几乎可以说是鸡飞蛋打,大半的努力都会消失。-
那些女人可以允许自己和他发生关系,但是她们大都不能允许自己和一个有妇之夫发生关系。-
不管她们怎么浪,怎么骚,怎么荡,但也是女人,也是要面子的,破坏人家家庭的事情,那几个有身份的女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的,我不能允许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努力全部作废了,而且,而且,我不能保证,我还有机会可以崛起,我不想放过这次的机会,真的不想。”
-  虎娃说着,抱紧自己的腿,闭着眼睛,身影萧瑟。
-  木风顿时愣住了,他忽然明白了,眼前这个一直很坚强,很霸道的男人,其实还是个大一些的男孩,他的一切坚强,都不过是他保护自己的伪装。
-  沉默,安静的能听到风吹动的声音。-
良久,良久,良久,虎娃才忽然站了起来。-
“走吧,天色不早了,这么多人,在村里晚上都没地方睡,我们要赶天黑之前回到县里。”
-  他说着,就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  木风一愣,然后快速的跟了上去。
-  告别了家里人,刚刚回到县里,他就接到了一条传呼,上面的话很简单。
-  “我想你了,玉,805.”
-  顿时,他的心里原本已经压抑下去的暴躁情绪就再次被释放了出来。
-  “王哥,你把我放在大龙酒店门口,你就走吧。”
-  他看着老王说道,他知道老王其实是个很本分的人,如果到了县里,晚上他肯定是要回家的。-
“嗯,好。”
-  老王也不问他为什么,把车停在大龙酒店门口,让他下车。我明天早上来接你,我们继续下乡,去大坪镇。“
-  等他下车了,他看着他说道。-

-  “是的,他现在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只是,是他自愿的,看来,那个女孩对他的打击的确是挺大的。”-
木风无奈的说道:“在他现在的状况下,即便我们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难道你刚刚没感觉到他的力道啊。”-
光头沉默,他当然能够感觉到,刚刚和虎娃对拳的时候,他的力量大的可怕,他现在都还感觉到胳膊发麻。-
他本来自视甚高的一个人,现在顿时对自己都产生了几分怀疑。
-  房间里,虎娃一进来,就近乎发狂的把庞玉身上的衣服给撕破,很暴力的就侵入了她的身体。
-  “啊,慢点,慢点。”
-  庞玉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气息正在从他身上传入到自己体内,同时,自己身体里原本那股冰凉的气息顿时就开始猛的逃窜了起来,只是很快就被热流给吞噬了。-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还在继续。
-  虎娃只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热气在开始缓缓的消失,一阵舒爽的感觉让他的意识很快就消失了。
-  攻击,冲刺,攻击,冲刺,攻击,冲刺。
-  他的脑袋里只剩下了纯纯的欲望。-
甚至他都不知道,就在他冲刺的时候,他体内的真气已经完全混乱了,几乎是在横冲直撞,是六翼金蝉近乎疯狂的煽动翅膀,并从自己嘴里吐出一股股金色的气息才让他的真气稳定了下来。-
“你醒了啊。”
-  他睁开眼睛,就听到庞玉的声音。-
“嗯。”-
他说着,也顿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疯狂,顿时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太疯狂了。“
-  庞玉顿时摇头,说道:“没事,而且,昨天晚上,我应该谢谢你才是,现在,我身体里的那股凉气已经彻底不见了,是了,你是怎么知道吃用五毒酒泡过的百年人参可以增加阳气的啊。”-
她问道。-
“这个啊,其实是那本书上写的,说是在冲关的时候用的,只是,上面写的大部分我都看不懂,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让庞青去找了这个玩意,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他笑着说道。
-  庞玉一愣,点了点头。-
“那,你,没什么影响吧,你昨天晚上真的好吓人啊。”-
她说道:“我真的好怕好害怕,那个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你身体里的真气在横冲直撞,不过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平静了下来。”-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一愣,立马就闭上了眼睛,就发现趴在自己心脏上的那只六翼金蝉此刻身上的金光都有些暗淡,正昏昏欲睡,顿时心中就有些感动。
-  “幸伙,真的很谢谢你。”
-  他在心里说道:“我的血液应该对你有用,你出来喝上一口吧。”-
下一秒,他终于百分百的肯定这个家伙肯定能听懂自己在心里说的话的,因为他这句话刚刚落下,原本萎靡不振的幸伙顿时两只眼睛就爆放精光,然后就煽动者翅膀飞了起来,几滴血液忽然就从输入心脏的血管里飞了出来,进入了它的身体。
-  顿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它原本暗淡无光的身体好像是电瓶充满了电一样,爆放出一阵紫金色的耀眼光芒,然后又忽然消失,原本没有精神的六翼金蝉顿时变得更加没精神,重新趴在虎娃的心脏上一动不动了。
-  “啊,你怎么了,没事吧。”
-  他急忙问道,可是六翼金蝉却好像没听到一样,他急忙就抬头看着庞玉说道:“那个,六翼金蝉,它喝了我几滴血忽然趴在我的心脏上一动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
庞玉顿时就白了他一眼。-
“你别想了,那个家伙赖活了最少几百年了,碰到了多少事情,也没见它死,喝你几口血就能死,它就不是皇后了。”-
她说道:“它是蛊,本来就是要吸收血液的,只是你的血液太过霸道,它平时不敢吸而已,现在吸了,顶多是来个进化什么的。”-
虎娃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只要不死就行,我发现这个幸伙真的挺有用的,昨天晚上我的真气恢复平静就是它帮的忙,它帮了我好几次的忙了。”-
他说道:“挺好玩的。”
-  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顿时就看到好几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看。-
“你们,怎么都不睡觉啊,一个个站在这里干什么啊。”
-  虎娃顿时奇怪的看着他们问道。-
他看的出来,几个人,包括庞燕的眼睛里都带着血丝,显然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或者根本就没睡。-
“你还好意思说,你知道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多大的动静吗,我们哪敢睡啊,就怕你出什么事情。”
-  庞燕说着,立马就一把拉过庞玉,仔细看着她。小玉儿,你没事吧,这个家伙没把你给弄坏了吧,走,到房间里,脱裤子让我检查一下。“
-  庞玉顿时就赶紧挣脱开她的魔爪。
-  “不要,我没事,真的,你看,我给你转一圈。”-
她说着,站在原地转了一圈。看吧,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真的。“
-  说完,又嘿嘿一笑说道:“看吧,我说我和他最合适了,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感觉我们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体的,就好像,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人一样,那种感觉真好。”
-  她说着,往虎娃身边靠了靠,紧紧抱着他的胳膊。-
虎娃却是直接往边上动了一下,和她分开。-
“现在,你已经完全健康了,所以,我们就没必要在一起了。”
-  他说道,又感觉自己的话太绝情了,又说:“如果你喜欢我的话,那就再长大两岁,我绝对让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  庞玉一愣,然后再次把他的胳膊给抱住,这次,抱得非常紧,简直就是挂在他身上。-
“不好,非常不好,怎么,你吃干抹净了就不想要我了,我告诉你,没门,如果你敢不要我了,我立马就去找你们领导,说你把我给强迫了,我还未成年呢,到时候,哼。”
-  听到她的威胁,虎娃顿时感觉头疼的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虎娃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马就把电话给接了起来。
-  “你好,请问刘虎娃先生在这个房间吗,楼下有人找他。”-
听到服务台秀清脆的声音,虎娃立马就感觉无比的舒服,几乎是抢答一样的说道:“我就是,我就是刘虎娃,你让他稍等一会,我立马就下来。”-
他说着,拉开门就往外跑去。
-  他刚一动,最先跟上的不是木风,而是庞玉。
-  只是她的速度太快,她自己明显有些不适应,差点撞到门上。-
“你别想跑,我告诉你,你走到哪里,我就追你到哪里。”-
庞玉急忙站着,然后就冲着虎娃喊道,同时也冲了出去。
-  顿时,房间里的众人都有些无语。
-  虎娃听到她的话,顿时连电梯都不等了,直接跑楼梯往下奔去,八层楼,他只用了不到十秒就跑下去了,足见他此刻心里对庞玉的害怕,到了楼下,就看到原来是司机老王在等他。
-  “呀,王哥啊,你咋这么早就来了,是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那个房间里啊。”
-  他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就笑了。
-  “你啊,也不看现在几点了,还早呢,现在都早上九点多快十点了,要找你还不简单啊,只用到前台查一下昨天晚上的住宿记录就好了啊。”-
虎娃顿时一愣,看向了背后的表,就看到时针正在缓缓的滑向了“10”的位置,正好十点了,不由就有些尴尬,只是他还没说话,就听到了庞玉的声音。-
“你跑,我让你跑,你再给我跑。”-
听到这个声音,虎娃立马就浑身一阵,拉着老王就往外走。-
“王哥,咱今天不是还要下乡吗,赶紧走吧。”-
只是他还是慢了一拍,被庞玉给挡住了。
-  “正好,大叔,你给评评理,你说有他这样的男人吗,吃干抹净了擦干嘴巴就要走,太不负责了吧。”
-  她直接站在酒店的大厅里指着虎娃吼道。
-  顿时,周围路过的人都纷纷驻足,对着虎娃指指点点。-
虎娃顿时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  “你能不能懂事一点啊,等我回来了好好陪你行不行啊。”
-  他低声的看着她说道。
-  “不行,你刚刚说要我再长大两岁。”-
她说到这里,虎娃就急忙伸手把她的嘴巴给捂住了。
-  “不许说,你再说的话,我就彻底不要你了。”
-  他狠狠的看着她威胁道。-
顿时,庞玉就乖了,可怜兮兮的抱着他的胳膊说道:“老公,我错了。”
-  这一句温柔的话顿时就让虎娃的心彻底的软了,旁边的人听到这话,顿时都露出明白的眼神,男的都对虎娃投去一个羡慕的眼神,女的则是冲着庞玉投去一个羡慕的眼神。
-  的确,因为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情,虎娃的个子莫名的又长了一点,现在足足有一米八八,加上人长的也帅气,庞玉一米七五的个子,也十分的漂亮,身材也很好,站在一起,还真称得上是郎才女貌。
-  “你们别闹了,其实我也感觉吧,你们两个在一起挺好的啊,走吧,今天我们还要下乡呢。”-
老王说着,就冲着虎娃笑了笑,往外走去。-
听到这句话,虎娃和庞玉都是一愣。-
“不要赶我走,好吗,老公,我以后一定乖乖的,我一定听你的话,再也不胡闹了。”-
庞玉顿时就看着虎娃可怜兮兮的说道。
-  虎娃顿时沉默,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边上的人就你一句,他一句的说开了。-
“哎呀,小伙子,你媳妇都认错了,你就算了吧,和自己媳妇生什么气啊,女人家家的,哄哄就好了。”
-  一个路过的中年大叔说道。-
“是啊,小伙子,刚刚那叔说的对,小夫妻吵架,床头吵完床尾和,脑到了外面多不好看啊。”-
一个路过的中年大妈说道。-
“好羡慕你们啊,真是金童玉女一对,美女,你男人好帅啊,你不要的话,就让给我呗。”-
一个一脸麻子,身材简直可以用崩溃二字来形容的女孩一脸花痴的看着庞玉问道。
-  顿时,庞玉就赶紧抓紧虎娃的胳膊。-
虎娃也赶紧拉着她就往门口走去。-
这个大厅,他是一刻也呆不住了。
-  跑出了门口,他这才长呼了一口气,恶狠狠的看着庞玉说道;“我警告你,你如果再敢跟我闹的话,我就真的不要你了,大庭广众之下,你这不是成心要毁我吗,如果让有心人看到了,不就抓住我的把柄了啊。”
-  他说着,忽然一拍脑袋,说道:“不行,你等会不能跟着我,要去一趟民政部门,第一,把你和庞燕还有庞青的户口都迁移到大龙县来,第二,迁移户口的时候直接把你的年龄给我改成二十岁,对外,也要开始宣称你自己是二十岁了,听到了没。”
-  “听到了。”
-  庞玉顿时点头。那是不是说,我改了年龄就能嫁给你了啊。“-
她两只小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问道,简直比六翼金蝉看到虎娃的血时候的眼睛还要亮。-
“不行。”-
虎娃很干脆的说道:“乖,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的心意我都知道,只是,我现在,真的不能结婚,等我两年,好不好。”-
对于庞玉年龄的问题,他现在已经淡然了。-
他知道,自己如果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的话,肯定会让庞玉变得更加难缠。-
反正这个女孩根本就不能按照常理来推算,他粗略估计,她这几天和自己在一起,阴阳调和的时候,最少都长大了几岁,虽然这个问题在科学上根本无法解释,但是他也不在乎科学的解释,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庞玉的身体的确比以前要高大了许多,也丰满了许多。-
之前的她如果是十六七岁女孩的身材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最少应该是二十二三岁女孩的身材了,像是花骨朵忽然盛开了一样。-
“你不是说六个月吗。”-
庞玉先是点头,然后奇怪的问道:“我记得你在家给你妈说六个月的。”
-  虎娃顿时都想抽自己一巴掌,看了看边上没人,急忙用胳膊揽着她的肩膀说道:“乖啊,你要相信我,我说六个月,那只是情急之下没办法才说的,两年,给我两年时间,我保证一定给你个交代,好吗,当然,如果你碰到比我更好的男人的话,你也能嫁给他,放心,我不会吃醋的。”
-  说着,就冲着刚出来的木风打招呼。
-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我不可能喜欢别的男人的,我只会喜欢上你,这一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个,我们苗女不是你们这里的女孩,我们一生,只会爱一个男人,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只能让自己死在大山里。”
-  庞玉顿时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  虎娃苦笑,他现在真的是已经被这一群女人给整的心烦的透了,就想有一两个女人忽然不喜欢他离开了。
-  “好啦,乖,我要走了,记得啊,等会去民政部门开证明,记得打电话给王秋艳,让她和你们一起去。”
-  他说道,就钻进了车里,木风也跟了上去,钻进了车里。
-  庞玉一愣,他们的车已经发动离开了。
-  顿时她就跺了跺脚,看着车离开的方向吼道:“你逃不掉的,哼,等我先去改了年龄再说。”-
“呼,我可算是逃走了,那个女孩可真缠人啊。”-
车上,虎娃长呼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老王顿时就笑道:“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那么好的女孩,身材也好,长的也漂亮,更重要的是,人家那么爱你,这要是换了我啊,我一定二话不说娶了她。”
-  “的确,人家女孩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再说了,现在不是提倡的就是婚姻自由吗,你们两个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  木风也在一旁起哄道。-
虎娃顿时纠结,他知道自己一张嘴说不过人家两张嘴,干脆闭着嘴不说话了。-
大坪镇,大龙县下属的一个镇,和小风镇是邻居,不过经济条件却要比小风镇要好的多,主要是因为这个镇上的水果比较多,这些年水果的价格一路上涨,带富了好多人。-
跑了几个村子,还算是太平,没碰上什么事情,往回走的时候,车子的后备箱里已经放满了各村送的礼品。
-  “我们到镇上转转,然后就回吧,希望今天啥事都没有,这下面的环境就是不好啊,刚刚那节路,简直快把给我颠死了。”-
老王一边开车,一边嘟囔着。
-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起来。-
“我呀,都习惯了,以前在村里跟着拖拉机拉砖的时候,那路才叫烂啊,现在我们坐在轿车上,好歹有个减震,我都知足了。”-
老王顿时哈哈一笑,用手指了指他,不说话。-
木风也在后面跟着笑。-
大坪镇镇子距离大龙县县城比小风镇去县城还要近,不过就十多里地,所以,这里的发展也要比小风镇要好的多。
-  镇上竟然还有好几家的旅馆,小酒店,甚至还有几家卡拉OK.“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吧。”-
虎娃顿时心里就有些痒痒了,在县里被几个女人快给整成肉夹馍了,他现在就想好好的享受一番。
-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下,就看到路边上十几个人正在吵闹,其中的一个约么三十多岁的人还明显像是个官。-
“TMD,年年都有傻逼,今年傻逼特别多,王哥,车子靠边,我们去考察一下看是什么人在犯二。”
-  他立马就看着老王喊道 .